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加拿大pc网投

亲手DIY水菱角,夏雨细述广州美食情怀

来源:恒恒美食网  03-25/2019
点击:

信息时报讯(记者何珊)很少人知道,TVB视帝夏雨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仔,近日他回到广州亲手参与制作几近失传的水菱角,忆述他的老广州美食情怀,“我是在西门口出生长大的,18岁才从广州到香港,所以对濑粉这种传统美食的记忆非常深刻,可以说濑粉是我舌尖上的童年记忆”。水菱角是一种传统濑粉,夏雨非常爱吃。作为“一人一筷·全城起筷”第五站活动站点,他跟随老西关濑粉店的师傅学习这门传统工艺。

考验手腕力满头大汗

培养一个水菱角师傅需要三到五年时间,夏雨在师傅的指导下半小时速成。“粘米粉加水拌匀,加入一点点盐调味,到粘米粉与水充分结合,变成糊状就能下锅了。”忙得大汗淋漓的夏雨说,“你别看动作这么简单,其实做水菱角对手腕的力度要求非常严格,力度大了会把粉团拉断,力度小了做不出形状,据说培养一名熟手师傅就要三四年”。

师傅教导他,搅粉时同时烧上一锅水,待粉拌好后,水沸了就马上开始放漱粉进去。只见夏雨右手执两支筷子,在糊状的粉团中一抿,取出适量的粘米糊,然后轻轻甩进开水中,一只呈三叉状的水菱角就奇迹般“濑”出来了。两三分钟后,水菱角就从锅底浮上水面,这代表着水菱角已经熟了,可以捞起上碟了。在师傅的指点下,夏雨佐以高汤,拌上姜丝、增城冲菜、叉烧、蛋丝、猪油渣,一碗美味的水菱角就做好了。

感慨回穗难觅濑粉水菱角

对于濑粉和水菱角的印象,夏雨的记忆停留在当年热闹的西门口早餐店里,“我记得小时候路口曾经有一间小店专卖濑粉,五分钱一碗濑粉,店面摆不下任何桌子,但生意兴隆,吃客没得坐,全是站着或蹲着,捧着一碗濑粉眼睛放光旁若无人地吃,吃时没人交谈,四周只听得扒拉濑粉那种嘶嘶嗦嗦的声音。冬天的街头,寒风萧瑟,一碗热腾腾的濑粉吃下去,热力四散,四肢立刻暖和起来”。

夏雨感慨道:“如今每次回广州想吃濑粉,得到西关小吃街才吃得上,高级酒楼早茶上偶然也有,但已严重走样,不是濑粉,而是条状粗一点的桂林米粉,汤色清寡,缺的恰恰是白糊糊的米浆和那股浓浓的米气。可以说,在广州的老城区,除了走鬼档外,依然有零星几家店经营着濑粉这种怀旧古朴的小食。但水菱角这种更加宝贵的广州美食,已经基本上从广州人的早餐桌上消失,传统美食的日渐式微,正是 食在广州 光环渐渐黯淡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

夏雨直言,无论从情感还是保护“食在广州”牌匾而言,他都不希望濑粉、水菱角这些广州传统美食在式微中走向灭亡,“就像我在《家好月圆》中保护老字号鲍鱼店一样,香港方面为保护老字号酱园几乎是全社会动员,保护美食文化的决心是全香港都有共识的。我认为广州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都要从法规制定或建立美食街入手,为保护濑粉、水菱角而身体力行, 食在广州 是广州的文化灵魂,如果没了这面旗帜,我想我们这些广州籍的旅外人士会非常失望,而广州对于游客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”。

打印

网友评论

大家都在看

热门食材

专题推荐

热门推荐

  • 药王山秋季研学游点亮铜川养生文化名片

    药王山秋季研学游

    (记者 张梦焕)“维公元二零一九年,岁次己亥,诸学子齐聚药王故地,隆重举行祈福之礼…

  • 广西2名厅级干部被“双开” 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

    广西2名厅级干部被

    广西2名厅级干部被“双开”,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 6月19日下午,自治区纪委监委

  • 烹饪手法多种多样,火星人集成灶才是“中华小

    烹饪手法多种多样

    民以食为天,自古以来,人们在吃的方面绝不含糊。不光要吃饱,更要吃的好,烹饪手艺自然

热门食谱

推荐文章